<span id='bkviw'></span>
      1. <acronym id='bkviw'><em id='bkviw'></em><td id='bkviw'><div id='bkvi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kviw'><big id='bkviw'><big id='bkviw'></big><legend id='bkvi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tr id='bkviw'><strong id='bkviw'></strong><small id='bkviw'></small><button id='bkviw'></button><li id='bkviw'><noscript id='bkviw'><big id='bkviw'></big><dt id='bkvi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kviw'><table id='bkviw'><blockquote id='bkviw'><tbody id='bkvi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kviw'></u><kbd id='bkviw'><kbd id='bkviw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bkviw'><strong id='bkviw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bkviw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 id='bkviw'></i>

          <dl id='bkviw'></dl>
          <ins id='bkviw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bkviw'><div id='bkviw'><ins id='bkvi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京城刺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    北宋末年,汴梁城有一傢叫做"聚德齋"的酒樓,因為掌櫃朱老六經營有方,在京城很有名聲,是達官貴人經常聚會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    這天,聚德齋來瞭位衣著華麗的少年,要瞭個包間,點瞭店裡最貴的酒菜,說是有幾位朋友要來。可菜都上齊瞭,卻遲遲不見客人來。這位公子等得不耐煩瞭,把一桌子酒菜風卷殘雲般吃瞭個精光,然後對店小二說:"叫你們掌櫃的來一下。"
                店小二馬上叫來朱老六,這位公子拿出一顆珠子,對朱老六說:"我今天被朋友耍瞭,他們說好請客,叫我先來點菜,這些人卻不來瞭,我身上沒帶足銀子,想先將這顆珠子放你這兒押著,明天再拿銀子贖回。你看可好?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接過珠子,細細一看,便知道它不是一般人能有的,就說:"行,我這就給你開一張字據。"
                公子一揮手,說:"字據就不用瞭,我信得過你。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客客氣氣將這位公子送到酒樓門口,回來經過大廳時,兩個正在吃飯的大漢看到他手中的珠子,頓時臉色一變,站瞭起來,說:"掌櫃的,你手中的珠子可是罕見的寶貝啊!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笑道:"這是剛才那位公子忘瞭飯錢,押在我這的。"
                "那公子呢?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說:"剛走出去呢!"
                一個大漢突然拔出刀,架在朱老六的脖子上,叫道:"三天前,皇宮裡丟失瞭一批珍寶,其中便有這顆珠子,走,跟我們去衙門一趟!"
                正在吃飯的客人聽見這邊吵嚷,全都圍瞭過來。一個大漢掏出寫著"尚書府"字樣的腰牌,朝著眾人一晃,眾人一看,馬上一聲不響,全都回到瞭座位。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大聲喊冤,兩個大漢不由分說,拿繩子將他套瞭,把他帶到瞭尚書府,將他鎖在一間房子裡,說:"等大人回來瞭,自會審你!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想逃也逃不瞭,隻得乖乖呆在房裡,可整整兩天沒人理他,一直呆到第三天,才進來一名大漢,對朱老六說:"我們已經抓到盜竊皇宮珍寶的人瞭,果然與你無關,你可以走瞭。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心裡窩著氣,又不敢在尚書府撒野,一聲不吭,回到瞭聚德齋。
                第二天,城東佈莊的吳掌櫃來到聚德齋,朱老六放下手頭的事,將吳掌櫃帶到一間雅座,親自陪著喝酒。吳掌櫃喝瞭兩杯,就問:"聽說你被叫到尚書府去瞭?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說:"是呀,真不知撞瞭什麼黴運,無緣無故把我抓去,關瞭兩天,又莫名其妙地放出來。"
                吳掌櫃奇怪瞭:"問都沒問一句,就放你回來瞭?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搖搖頭,說:"關瞭我三天,除瞭送吃的,沒人來問我一句話。"
                吳掌櫃盯瞭朱老六一眼,說:"皇宮裡失竊,怎麼會是尚書府的人來破案呢?"說完,就沖朱老六作瞭一個揖,走瞭。
                第二天上午,朱老六正在店裡忙著,突然聽到兩位客人在說:"城東佈莊的吳掌櫃昨夜被人殺死瞭。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大吃一驚,急忙叫來一個夥計,讓他前去打聽。
                那夥計去瞭不久就回來瞭,說,昨天吳掌櫃離開聚德齋後,又去拜訪瞭兩個朋友,回到店裡已是深夜,今天早上,夥計發現他被人砍死在房間裡。
                又過瞭一天,中午時分,聚德齋裡來瞭一個大漢,找瞭個靠窗的位子,獨自喝著酒,看到朱老六從大堂走過,他突然站起來,手一揚,一枚飛鏢朝朱老六飛過來,朱老六大吃一驚,抓起身旁一張椅子向那人扔去。飛鏢被這一阻,失瞭準頭, "撲"地一下,插在朱老六身旁的柱子上。
                那人一擊不中,便從窗口跳瞭出去。店裡的夥計抄起傢夥,大叫著追到樓下,這時,一位巡街的軍官正好經過,連忙把這些店夥計喝住,朱老六連忙上前,說瞭剛才發生的事,軍官聽瞭,說:"看來你是惹上仇傢瞭,他一擊不中,肯定不會罷休。這樣吧,我派兩名士兵來店裡保護你。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急忙推辭,軍官說:"你隻管他們飯就行瞭,別的不用操心。聚德齋是吃飯的好地方,可不能少瞭。"軍官說著,叫來一高一矮兩名士兵,換瞭裝束,留在酒樓裡。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推辭不得,隻好接受瞭軍官的安排。這一高一矮兩個士兵每天都有一個人站在門口,觀察進店的客人,另一個總是在朱老六身旁,朱老六叫士兵不必盯得這麼緊,士兵說:"不行啊,你要是出瞭事,我們的腦袋就保不住瞭。"
                過瞭兩天,又來瞭一個人想刺殺朱老六,高個子士兵及時出手,將刺客的兵器打落在地,卻是一把彎刀,朱老六嚇得臉色都變瞭。
                從此,兩名士兵看守更緊瞭。
                這天夜裡,睡夢中的朱老六被一陣響聲驚醒,外面傳來激烈的兵刃相交的聲音。突然,矮個子士兵撞進門來,一把拉起朱老六,叫道:"快走!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吃瞭一驚,急忙問出瞭什麼事,矮個子士兵叫道:"這次來瞭好幾個人,我們頂不住瞭,你快跟我走!"果然,外面的廝殺聲越來越近,朱老六還在猶豫時,"呼"地沖進一個蒙面人,手持彎刀向朱老六砍來。
                矮個子士兵架住蒙面人的刀子,飛起一腳,將他踢瞭出去,反手將門關上,又將屋內的櫃子推倒,頂在門後。外面的人開始撞門,士兵拉著朱老六,叫道:"快走,從窗口跳下樓。"朱老六嚇得膽戰心驚,跟著矮個子士兵,縱身跳下去。
                這時,另一扇窗口也跳下來一個人,卻是那個高個子士兵。兩個蒙面人跟著也跳瞭下來,高個子士兵馬上揮刀沖上去,與他們鬥在一起。
                這時,樓上又接連跳下幾個蒙面人來,矮個子士兵拉著朱老六就跑,剛跑不遠,就聽到身後高個子士兵一聲慘叫,矮個子士兵身子一顫,喊瞭聲"兄弟",拉著朱老六繼續跑。
                幾個蒙面人在後面拼命地追,眼見就要被追上瞭,前面突然過來一隊巡夜的士兵,矮個子士兵連忙大叫:"兄弟們,快幫我,後面有刺客!"
                這些士兵一聽,馬上跑瞭過來,迎著蒙面人沖瞭過去。幾個蒙面人一看情勢,馬上四散逃走。
                帶著這隊士兵巡邏的正是上回遇見的那位軍官,朱老六連忙上前感謝救命之恩,軍官看瞭他一眼,說:"你一個開飯店的,怎麼惹上這麼厲害的仇傢?看這架勢,這些人來頭不小,不是我能對付的,你要想活命,跟著我一起去見見趙將軍吧!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聽說有活命的機會,連忙答應。
                經過這一陣折騰,天已漸漸亮瞭,軍官帶著朱老六來到趙將軍府,門丁一見他們就說:"將軍早就起床瞭,正在等你們,快去吧!"
                軍官帶著朱老六見過趙將軍,剛剛坐下,外面又進來一位軍官,稟報說,聚德齋那裡有三具屍體,其中兩個是蒙面人,身上有狼頭刺青,另一隊巡街的士兵還抓到一位蒙面人,已經審出來瞭,他招認自己是金人,受指派專門來刺殺朱老六。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一聽,嚇得魂飛魄散,大叫:"將軍,救救我!"
                趙將軍說:"你一個開飯店的,怎麼會招這些金人來殺你?不講清楚,我又怎麼能救你?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"咚"地一聲朝趙將軍跪下,說:"將軍,我也是金人,是金國安插在汴梁的探子。"
                原來,兩年前,金國與宋朝簽約,聯合抗遼,但金國早就不安好心,計劃滅遼後繼續南下,吞並宋朝。他們派瞭不少探子來到汴梁,以各種身份作掩護,在汴梁形成一個龐大的探子網絡,朱老六就是其中一個。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說:"都怪那個盜瞭皇宮珍寶的強盜,害得我被關瞭三天。佈店吳掌櫃也是我的同夥,見我被關瞭,對我有些疑問,可他見瞭我一回去便被人殺瞭,你們的士兵天天守著我,我沒法跟同夥說清楚,這樣一來,那些同夥肯定認為我生瞭異心,這才不停地派刺客來殺我滅口。"
                趙將軍說:"你隻有將那些探子全指認出來,才能救你自己的性命。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點頭稱是,將他知道的所有探子寫瞭張名單,交瞭上來。
                將軍將名單遞給那位軍官,說:"馬上把上面的人全部抓起來!"
                朱老六問:"將軍,我怎麼辦?"
                趙將軍哈哈大笑:"你主子並沒派人來殺你,一切全是我安排的。你就放心地吃我們大宋的牢飯吧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