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3ybhl'><div id='3ybhl'><ins id='3ybhl'></ins></div></i>
  1. <span id='3ybhl'></span>

  2. <acronym id='3ybhl'><em id='3ybhl'></em><td id='3ybhl'><div id='3ybh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ybhl'><big id='3ybhl'><big id='3ybhl'></big><legend id='3ybh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3ybhl'><strong id='3ybh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3ybh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dl id='3ybhl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3ybhl'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3ybhl'></ins>
        2. <tr id='3ybhl'><strong id='3ybhl'></strong><small id='3ybhl'></small><button id='3ybhl'></button><li id='3ybhl'><noscript id='3ybhl'><big id='3ybhl'></big><dt id='3ybh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ybhl'><table id='3ybhl'><blockquote id='3ybhl'><tbody id='3ybh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ybhl'></u><kbd id='3ybhl'><kbd id='3ybhl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親傢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8

          青延縣域有山,有河。山是老陰山,河是大青河。

          有山,有河,這樣的地方就很富足,也就容易招來匪盜。青延知縣換瞭幾任,長的三兩年,短的也就是年八月,最短的朱縣令隻做瞭四個月就走人。為什麼?都是讓匪盜鬧的。

          青延縣境裡有好幾股匪盜,其中隱匿在老陰山裡,號小周天的一股匪勢力最大,有百十號人。匪首周方池,一個四十來歲的陜南人,據說從匪之前還是位私塾先生,隻是不知道這個讀書人為何要做世人不齒的匪事。

          清同治三年,上面派來的新縣令也姓周,名先鵬。臨來時,雲州知府大人有交代,必須在兩年內清除青延匪患,建設一個清明安寧的新青延。知府是周先鵬的先生,周先鵬說:“恩師,兩年內清除匪患,學生心中沒底,可在半年內叫青延百姓過上安寧日子,學生還是能做得到的。”

          知府允準:那也好哇!

          周知縣到任,不忙著清匪,先是整頓治安,興修水利。再就是忙著興教助學,先後辦瞭兩座學堂,一座叫青延官學,由官傢出資辦學;一座叫青河義學,由地方商賈出資辦學。這個時候青延縣的匪患不斷,時有被劫、被搶、被綁票的事報到縣衙裡來,周知縣一一存檔備辦。

          也在這時候,周知縣從青河義學領來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,住到傢裡,與他的獨生女兒一同上學,有專人侍奉護佑。

          孩子姓周,學名一個單字,旻。周旻,眉清目秀,聽說學習甚佳。

          知縣到任半年後的一天,讓車夫駕瞭一輛馬車,拉著師爺坐上去說:咱們進山。

          山是老陰山,師爺一臉驚懼地說:“老陰山?那可是匪巢啊!”

          車夫倒是滿不在乎地問:“就我們三個人去?”

          “走吧,別多嘴。”周知縣就坐到馬車上。一條土路凹凸不平,顛顛簸簸來到山前。知縣下瞭車,手指山腳下一個村子說:“你們就在小村歇腳,明日午時在此等候。”說罷隻身進老陰山。

          周知縣足足又走瞭半天,在山澗一片晚霞裡東張西望的時候,忽然從樹叢裡躥出兩個彪形大漢,“站住,東張西望看什麼?是密探吧?”

          周知縣呵呵一笑:“你們說我是什麼就是什麼吧,要緊的是兩位兄弟趕緊帶我去見你們當傢的。”兩個大漢上下打量,眼前的人不是個獐頭鼠目之人,就把眼睛罩住引進山寨,推到匪首周方池面前,把眼罩取下。

          周方池那時正逗弄籠子裡的一隻畫眉,他頭都不回,問:“帶綹子進山啦?”

          小匪答:“爺,不像個綹子,倒像個先生呢。”

          周方池這才回過頭來,打量來人:“做甚的?叫什麼名字?”

          周知縣微微一笑:“與大當傢的一個姓,在下周先鵬。”

          “哦,周先鵬,周知縣!”周方池急忙放下鳥籠子,近前仔細打量過,就吩咐人上茶,備酒席。

          一個知縣,一個匪首,面對一張桌子坐著,一壺老酒喝瞭一夜,邊喝邊聊。

          周方池斟滿瞭酒說:“周大人,隻身闖我的老營,你就不怕我殺瞭你?”

          周知縣與周方池碰瞭一杯道:“我是來與你商議大事的。兩國交兵,不斬來使,你這個讀書人懂得這個道理呀。”

          “來招安?”周方池問。

          周知縣答:“眼下還不成,我沒本事養活你的百十號弟兄。”

          “莫不是清剿我們?”周方池沉下臉。